<video id="42M"><noframes id="42M">

<th id="42M"><menuitem id="42M"></menuitem></th>

<nobr id="42M"></nobr><nobr id="42M"></nobr>

<th id="42M"><meter id="42M"></meter></th>

<nobr id="42M"><menuitem id="42M"><i id="42M"></i></menuitem></nobr>

<th id="42M"><meter id="42M"><cite id="42M"></cite></meter></th><th id="42M"><menuitem id="42M"></menuitem></th><nobr id="42M"><menuitem id="42M"><i id="42M"></i></menuitem></nobr><nobr id="42M"></nobr>

<cite id="42M"></cite>

<video id="42M"><meter id="42M"></meter></video><th id="42M"></th>

<track id="42M"><meter id="42M"></meter></track>

<nobr id="42M"><menuitem id="42M"></menuitem></nobr>

<nobr id="42M"><menuitem id="42M"></menuitem></nobr>

原创

第三二二章 流氓-从大学教师开始怎么了-笔趣阁

第738章是天使还是魔鬼 “刀是好刀,我收下了?!背掠罱宄ご镆幻姿牡墓牌映さ度咏约耗橇?,满载出绿原石的卡车车厢,随后望着尸首分离的农夫,轻声回答道:“第一,并非秦韵不重要,而是我知道,你放蛇咬她,目的就是想让我分神?!?br/> “所以我没分神,把握住了击杀侏儒的机会,也让你错误地认为,秦韵对我不重要。因此,你才没有挟持秦韵,减轻了我的担心?!?br/> “不得不说,这层较量上,你又输了?!?br/> “第二,你精心饲养的毒蛇,确实威力巨大,寻常血清无效?!?br/> “可惜,我并不会留下你的性命,因为你的蛇毒,我能解?!?br/> 说完,陈宇走到昏迷的秦韵身边,掰开她逐渐冰凉的玉手,取出之前交给她的那根银针。本想让她用这个防备农夫的挟持,不过并没用上。 此时秦韵的小腿已经发紫,伤口化脓,一条触目惊心的黑色线条,正以惊人的速度,随着她的血管,向心脏发起冲击。 黑线就是蛇毒,如果抵达心脏,神仙难救。所幸陈宇对时间的把握刚刚好,赶过来救治时,黑线才勉强抵达她的胸口。 陈宇甩出银针,以银针为媒介,向她的体内输送元气,?;ば穆?,抵抗毒素。银针用完之后,陈宇更是用双指替代银针,用点穴的方式输送元气。 当然,手指和银针相比,效率相差不是一星半点。 除此之外,还有一个棘手的问题。陈宇要?;さ那卦系男穆?,指点的穴位多数都在她饱满的胸口,双指所及之处,难免产生触碰。 那惊人的触感,迷幻般的柔软,再加上她昏迷中,隐约感觉到一双大手正在为她带来蛇毒冰寒之外的温暖,娇躯情不自禁地抖动,樱唇发出呢喃。 这一切,几乎令陈宇沉沦,差点忘了自己本来的目的是治病救人。 古有美人一笑倾人城,再笑倾人国,绝代犹物秦韵,毫不逊色于此。 “这是哪儿,我怎么躺地上了?”多亏这时候被连番惊吓昏迷的卡车司机醒了过来,双眼迷茫地环顾着四周的环境。 当他看见浑身鲜血的陈宇,又看见尸首分离的农夫,和脑袋爆碎的侏儒,顿时放声尖叫起来?!拔业胃銮啄锇?,这到底是是怎么回事???” “我在做梦,没错,我一定是在做梦!” 他的尖叫,唤醒了陈宇的意识,陈宇给了自己两巴掌,警告自己不要胡思乱想,还差最后几个穴位,赶紧给秦韵护住心脉。 可是由于卡车司机来乱吼乱叫,实在烦人,陈宇一个箭步冲上前,一拳又把这个悲催的哥们打晕过去,整个世界方才重新恢复宁静。 “成功了!”陈宇面露喜色,在他不遗余力的输送元气治疗下,终于护住了秦韵的心脉,那条黑线在秦韵的胸口下方停了下来,再难前进寸步。 当然这并非长久之计,元气迟早有消散的时候,毒素还是会攻占心脉,要了秦韵的命。在陈宇布置的防线失守前,必须马上回魔都。 陈宇掏出手机给黄博伟打了个电话,时间不大,就有相关部门赶到案发现场,为侏儒和农夫收尸,并火速清理被挡住的公路,放陈宇三人前行。 从过程来看,陈宇是不折不扣的杀人犯。但从结果来看,陈宇反倒立功。 警察来了以后,他只是轻描淡写说出了两个银行账户,就上车离开了。 两个账户,分别是侏儒和农夫接受任务佣金的账户。数亿来路不明的资金,根本不可能被一个朴素的农民,和一个身材矮小的侏儒拥有。 光是调查这两个账户,就足够有关部门忙活一阵子了。 再加上之前给黄博伟打过电话,黄博伟关系过硬,所以有关部门只是将陈宇的联系方式和地址记录在案,方便以后问询,便放他们过去了。 陈宇驾驶暗红色的‘统治者’在前头引路,副驾驶躺着昏迷的秦韵。由于跑车内部并不宽敞,秦韵的修长洁白的两条美腿,只能搭在陈宇腿上。 时不时,陈宇能触碰到这两条多一分太胖,少一分太瘦的完美双腿。 这让他总是分心,颇感尴尬的同时,想到了一句经典的宣传语。 摸腿不开车,开车不摸腿…… ‘统治者’后面,跟着载满出绿原石的大卡车,被陈宇打昏又救醒的卡车司机双腿发软地开着车,战战兢兢,恐惧到无以复加。 出门前,本以为只是一趟再普通不过的运输,能赚几百块跑腿钱。打死他都不会想到,这短短一个小时中,竟经历了人生最惊险刺激的一段。 “哗!”抖着抖着,卡车司机双腿一阵温暖,随即变得潮湿,尿骚味道在卡车的驾驶室中升腾,挥发。而他本人,却浑然不觉。

本文页面地址:www.hrtcchem.com/txt/198354/

精美评论

Comments

不过
在我眼里悄悄的绽开她要是野种,
吞了

因为过年有红包。

李斌
此时,
卓世清
你试着将它们演回来。

热门推荐:

  第679章 追求伟大的少年-宁明最新-笔趣阁 第九百四十八章 那些故事-逍遥小地主女主角被推倒-笔趣阁 第三二二章 流氓-从大学教师开始怎么了-笔趣阁